首页  走进陇县  新闻中心  政务公开  城市建设  招商引资  文化旅游  政民互动  政务服务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新闻中心>>陇县地名普查>>正文
家乡枣林寨村名的由来与孙氏先祖轶事
2019-08-20 10:29  

 

 

我的家乡“枣林寨”这个村名是怎麽来的?如果说这里曾是枣树成林,但这里人老几辈未曾有过枣树成林之说。如果说这里曾有过“山寨”或者‘寨主’之类,这更是子虚乌有。看来按一般的顾名思义,也是不能成立的。我对这个村名一直不得其解。

后来,我翻阅“孙氏家谱”发现“枣林寨”这个村名有其特殊的来历。家谱记:“孙氏先祖自清初从平凉迁至梨林川枣林寨”这一叙述中的“”和“寨”二字引起了我的注意,它是否与“防卫”和“安营扎寨”的意思相关?再查词典,“”者,古代军队编制名。“寨”者,古代边区设置的军事行政单位。这使我毛塞洞开,推知:家乡“枣林寨”之起名与军队有关,或者曾经是军队住扎过的地方,或者曾经是军队供养的地方。再联想我小时候听大人们把村前通向梨林河的一条路叫做“饮马道”,这条路是否与古时候的军队现象相吻合呢?于是,我为弄清家乡村名的起根发苗而欣然高兴。而且,家谱还记载;孙氏迁徙后的第一代先祖孙贤,曾有平凉卫正堂李公恩赐之匾,赞以“急公敏事”四字奖。可见,枣林寨确实与当初的军事机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总而言之,“枣林寨”在古代是个戎马之地。我们的祖先最初就是在这里扎根,生活,绵延于今。至于何时并入地方行政,那是以后的事了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由枣林寨村名的起源,这又使我联想到孙氏先祖的许多轶事。

梨林川枣林寨的孙氏家族,世代在这里生活,从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代,迄今三百余年历史。

清朝雍·乾·嘉时候,当属孙氏家族的鼎盛时期。其时家道颇昌,生活上衣食丰足,文化上书香继世。其田百顷,桑满园,人称梨川富。曾有“过庭柱子森森秀,入室兰荪色色鲜”之描述和赞誉,足显家境昌盛之景象。

在此,我却要说的不是先祖时期曾经的殷实与荣耀,而是先祖的遗风俗。

先祖名曰孙贤,号弘川,为人正直不阿,端方不苟,居平凉期间曾被众旗公举为“大乡望”,时平凉正堂李公赐匾以 “ 急公敏事”之赞赏,可见孙贤公当时有一定社会地位与不凡之处,自公携家迁入枣林寨,治家教子有方,延续数辈以耕读传家之训为本,学礼仪,重德行,严正家风。素以孝悌,仁爱,亲和修身做人等训教子孙。先祖们所开启,传导的春节族拜活动,成为影响后代乃至全村的传统习俗,它给我留下了深深地印记。

过年了,大年初一的早上,’’白杨树底下’’(当时梨林川人对我家的称谓)的大院里走出一帮人,个个穿新衣戴新帽,由家长率领,要出去族拜(即同族的人相互祭拜祖先)。在那个年代,这一习俗年年如是,成为常规。现在想起来,实在有趣,在我一生的记忆中难以抹去。

一、族拜---讲究仪表

族拜是出门做客,体面见人的事,所以,参加族拜者一定要衣冠整洁,那些平日邋遢龌龊,不讲卫生者,是不能为伍的。因而,户下各个房分的参加者都很重视,尤其是他们的“内掌柜”(妻子)十分在意,出发前要给丈夫,孩子修整一番,亲手给穿上新衣戴上新帽。他们知道丈夫和孩子的穿戴,是“内掌柜”的脸面,做不好,在孙氏这个大家族里会留下笑柄和议论的。尤其在新的一年,以新的起色与族人见面,自然要讲究了。在此顺便说说,在这支庞大的祭祖队伍里却没有女人,连女孩子都没有。这对儿时的我成为不解之谜。后来才知道,此乃男尊女卑封建思想之残余。曾听大人说,从除夕到初一这个除旧迎新的时间段里,女性是不能游门串户的,要管住女孩子,不然,会给人家带去晦气,伤了和气。当时我很纳闷,为什么女人家在这个时候身上有晦气呢?这在今天看来,岂不成了笑谈。但是,在那时却是人们的规矩,成为歧视女性的无形精神枷锁。

二、族拜---讲究顺序

孙氏家族户大门多,支脉杂沓。族拜是讲顺序的,低辈先拜高辈之家,幼者先拜长者之家。比如,我们的祖父辈有两支,即孙文炳和孙文蔚两家,前者为兄后者为弟。按理,弟(二房)先拜兄(大房),可我记得那一次是我们大房先到二房祭拜。当时有人提出不同意见,“为啥要反倒而行”?我的父亲说;“咱们虽然居于大房,但祖上都已过世,二房之长子继先,是我辈的长兄,况且今年孙氏祖先之神主案轮流于二房敬奉,我们先行祭拜二房是顺乎情理的”。听了这个解释,大家豁然明白了。

族拜讲顺序是 礼仪制度,不能乱了体统。有时也有变化,但还是要分清长幼顺序,不是随意改变的。

三、族拜---肃穆恭敬

来到二房长子孙继先大门外,早就有人通报,在迎接的鞭炮声中,我们进了大院。这时,继先大伯率全家出迎,我父亲上前;“大哥,恭喜!”,并拱手行祝安礼。大伯亲切接待,接下来,来客进入大厅,齐唰唰地跪在先祖神主案前,主人陪拜,客人贡品,焚香,点表,然后祭拜三叩首......其场面和气氛十分严肃,大人们虔诚静穆的态度,连平常顽皮打闹的小孩子也不敢说话了。我在如此肃穆森然的大厅里,偷偷地窥视,好奇地张望,那一副高高挂起的先祖神主案,各位先祖的画像如金子塔似的列布于神主案之上,层层叠叠,可见我们先祖们绵延不断,其历史悠长,一直繁衍于今,其支脉如此之多,户门如此之广,人丁如此之旺,真不失梨林川远近闻名的孙氏大家族啊!

祭拜完毕,客主之间各辈分或相好者亲切交谈,年少者尤其卿卿融融。之后,又向另一家出发了。

大年初一的早上,众多的族拜队伍,人数不等,他们端着香盘,提着贡品,出现在村子的各条路上。可见,祭祖年拜不止是孙氏家族,几乎是全村的活动。
    
四、族拜---热情好客

族拜充满着和和气气,亲亲热热的气氛。许多家庭拿出好吃的果品招待来客,别看他们并不富裕,平时紧紧巴巴,省吃俭用,而逢到年拜就箱倒匣,在所不惜了。核桃·枣儿·糖果,甚至连自家过年的小卷馍都舍得捧出来让族人品尝。更有趣的是几支族拜的群队碰到一处,那场面就热闹非凡了。大厅里的人满满的,剩下的就在院子里跪拜,熙熙攘攘,好像祭祀神庙似的。祭拜完毕,主人家高兴,图个欢乐,图个吉祥,给客人捧出果品,但往往不是分发,而是抛撒,挑逗大家去抢去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一次在一家祭拜之后,主人好像无所举动,谁知,当人们将要出门的时候,核桃·枣儿等果品,突然从空中撒落下来,惹得大家拥拥枪枪,拍手呐喊,无不嘻笑开,好不热闹!原来主人特意在楼上暗处早有安排,给大家来个突然惊喜。十分乐趣!

以上,是我对儿时族拜的记忆。现在回想起来,竟成了遥遥往事,成了“天方夜谭”。遗憾于随着社会政治革命之气候的变化,这个习俗延至解放以后淡然失潮,尤其是“淋漓尽致”的造反,破‘四旧’文革以后,就无影无踪了。我常常感念孙氏家族的遗风习俗。曾经影响了后代们怎样知礼,怎样做人,立足本分,遵纪守法,做良善公民。据枣林寨村碑记载,民国初年当局给枣林寨以(不偷,不娼,不赌,不毒,不抢)模范村之奖,诚然,与该村的民风民俗之教养所分不开的。

 语虽止而情未绝,我希望那些优良的民风民俗再能归回。因为它是文明的体现。它蕴含着中华民族的孝亲,仁爱,团结,和谐的优良思想,道德,传统和风气。在一个国家里,良好的家风,族风和民风,对于新一代的教育和影响是巨大的,它比办’’学习班’’,“做报告”顶用。

 

上一条:陇县参加全市地名普查档案管理观摩培训会
下一条:谢宏德与金钱豹
关闭窗口
 
主办:陇县人民政府     地址:宝鸡市陇县城关镇东大街75号    运维电话0917-4601693  
     陕ICP备06007704号     陕公网安备 61032702000110号   政府网站标识码:6103270007